关于建议对郑某某涉嫌诈骗一案

不起诉法律意见书

 

增城市人民检察院领导、公诉科及主办检察官: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郑某某委托,指派陈舒媚律师担任其涉嫌诈骗罪一案的辩护律师。

被告基本情况:

郑某某,男,43岁,就职于增城市XX镇政府,2015年4月20日,因涉嫌诈骗罪接到增城市公安局传唤,当日被办理取保候审,同年5月27日19时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增城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对郑某某没有逮捕必要不予批捕,同日被办理取保候审[增公(开)取保字(2015)00161号]。

辩护人基本意见:

经依法阅卷,全面研究本案情况,结合郑某某陈述,我们认为郑某某不构成诈骗罪,建议贵科依法决定不起诉。

一、郑某某没有犯罪故意。

在案件中,郑珍秀为李大伟涉嫌盗窃一事找郑某某帮忙,郑某某则建议郑珍秀劝李大伟自首,郑某某同意在李大伟自首后,帮他找律师,因此,并非蓄意诈骗,更没有与郑珍秀共谋诈骗,郑某某是出于帮朋友的心态答应郑珍秀,因此,郑某某并无非法占有的犯罪故意。

据郑某某的陈述,郑某某在2015年春节前接到郑珍秀的电话,说郑珍秀的好朋友李大伟涉嫌盗窃罪,有可能被刑事拘留,如果李大伟被捕,叫郑某某帮忙找律师办理取保候审。郑某某曾建议郑珍秀带李大伟去自首,再找律师帮他办取保候审。当时郑珍秀说李大伟不同意自首。由于郑珍秀不熟悉找律师及办理取保候审的情况,所以才找郑某某帮忙,但郑某某只答应帮忙找律师和咨询取保事宜,并没有其他承诺,郑某某并没有从中获利的意思表示,郑某某和郑珍秀也不存在共同谋划、欺骗、分配诈骗赃款等共同故意和共同行为。

二、指控郑某某涉嫌诈骗一案缺乏犯罪客体。

郑某某在本案中,根本没有接触报案人甘浩宏及盗窃案嫌疑人李大伟,在案发前,被害人、报案人都不知道郑某某的存在,没有见过面,社会危害无从谈起。

三、郑某某没有帮忙,事出有因。

1、郑某某答应郑珍秀李大伟被抓时,帮忙联系律师和咨询取保候审事宜(俗称保释。李大伟2015年3月24日才被拘留)。

2、郑某某收到郑珍秀主动送来80000元后,没有及时办理受托事宜的原因是,郑某某因母亲(2月14日)住院,后自己胃病也发作,无暇顾及此事。

郑某某收到郑珍秀80000元不久后,郑某某的母亲何莲英因肺炎紧急住院(详看证据1),郑某某年过六旬的老父亲身体也不好,家中尚有一个12岁的孩子需要郑某某照顾,郑某某忙得焦头烂额,无暇顾及郑珍秀所托之事。

不凑巧,3月1日,郑某某的母亲仍在住院期间,郑某某因胃炎发作,同住院在增城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详看证据2),在治疗过程中需要定时打止痛针方可稍微止痛,意识不清晰。郑某某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帮李大伟找律师。据悉郑珍秀的女儿当时也同在增城市中心医院住院,郑珍秀在此期间与郑某某有联系,知悉郑某某的病情。

3月24日,李大伟被拘留,但此时,郑某某出院后胃炎反复发作,疼痛剧烈,3月25日,郑某某家属代其办理异地就医备案手续,3月26日郑某某前往广州,3月27日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就诊(详看证据3),治疗期间病情仍反复,每天都要吃药治疗控制。

因此,郑某某没有及时帮助郑珍秀,系事出有因。

四、郑某某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和行为。

案件涉及的80000元是郑珍秀主动交给郑某某保管的律师费用和取保候审保证金,后郑某某生病无力帮忙时,想退款但已联系不上郑珍秀。

1、80000元是郑珍秀主动交给郑某某保管的律师费用。

2015年1月份,郑珍秀开摩托车到郑某某楼下,将一个1000元的红包塞到郑某某手中,说作为郑某某帮忙的电话费、交通费。后郑珍秀问律师费及取保候审保证金的数额,郑某某因曾听说一般律师费及取保候审保证金的费用要5、6万元,遂告知郑珍秀。郑珍秀说钱没问题,还说马上可以付费。郑某某多次说到要请律师的时候再付款。2015年2月份期间,郑珍秀约郑某某去郑珍秀家楼下,将一胶袋放到郑某某车上,说胶袋装着6万元,提前让郑某某保管,到时候找到律师就直接转交给律师,郑某某推却不成之下不得已暂代为保管,一直未动用过。

2、郑某某患病治疗期间,曾尝试联系郑珍秀退款,但已联系不上郑珍秀郑某某没有非法占有80000元的心态。

2015年3月24日,郑珍秀打电话告诉郑某某,李大伟被公安机关拘留了,让郑某某赶紧找律师。当时,郑某某由于胃痛发作,多次表示没有精力去帮李大伟找律师。3月25日晚郑某某打电话给郑珍秀准备退款,让郑珍秀自己去处理,但是郑珍秀一直不接听电话,后来还直接关机。此后郑某某一直无法联系上郑珍秀,也找不到郑珍秀的行踪。

郑某某接到公安机关传唤,于4月20日配合调查时,才了解到郑珍秀因涉诈骗案被抓捕。之前是因为找不到郑珍秀,无法退款,但郑某某知道这笔钱并非自己所有,且该笔款项也一直原封不动地放在家中保管,从未使用,于是就立即、直接向公安机关退回该80000元。

三、郑某某从没有向报案人或受害人虚构事实,也从没有向报案人或受害人隐瞒真相的行为。

郑某某没有见过李大伟,也不认识报案人甘浩宏,没有接触任何被害人,不可能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诈骗他们,不存在诈骗的可能性。且报案人没有给过郑某某任何资金,其是与郑珍秀直接联系的,与郑某某没有任何关系。

郑某某在案件中得到报案人甘浩宏谅解。

报案人甘浩宏的谅解书上也写明:本案均是郑珍秀与报案人直接联系,并由郑珍秀收取93000元,报案人并不认识郑某某,也没有与郑某某联系过。且报案人确认了郑某某没有诈骗报案人财物的主观故意,也没有实施诈骗行为。

四、本案中,唯一指控郑某某涉嫌共同诈骗的人是郑珍秀,但郑珍秀的供述多处矛盾,与郑某某的供述极大部分不一致,辩护人认为应仔细审查郑珍秀的供述,其供述不具有客观性和真实性,不应全部予以采信。

1、关于郑某某的受托事件

甘浩宏证言:甘浩宏从小认识郑珍秀,听郑珍秀说过有关系找人处理一些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免于公安机关的处罚,郑珍秀还说过他以前有过成功帮别人搞定的事实,甘浩宏相信郑珍秀。甘浩宏找郑珍秀,让郑珍秀找人疏通关系,使李大伟免除刑事处罚和使公安机关不对李大伟网上追逃。(甘浩宏看过谅解书,才知道“郑某某”的存在,知道郑珍秀把钱交给郑某某。)

郑珍秀供述:郑珍秀答应帮甘浩宏去问看其他人能不能搞定让派出所的人不去抓李大伟。后听朋友说郑某某认识一些派出所的人,就打电话让郑某某找关系为李大伟不被抓获,帮李大伟免于刑事处罚和撤销追捕令。

郑某某供述:郑某某是公务员,对法律这一块比较熟,郑珍秀找郑某某帮李大伟。郑某某答应去找律师帮李大伟办理取保候审。

王忠分证言:郑某某说人家给钱让郑某某帮忙找律师。

2、关于郑某某提出帮李大伟取保

郑珍秀供述:郑某某的意思是让李大伟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然后再通过关系帮李大伟取保。

郑某某供述:先让李大伟先带赃款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再找律师帮李大伟办理取保候审。

3、关于80000元的收取的说法矛盾

(1)关于80000元的确定

郑珍秀供述:2015年1月份左右,郑某某说办妥此事要100000元。郑珍秀跟甘浩宏说要港口派出所不捉李大伟,需要120000元。

郑某某供述:郑珍秀打电话问郑某某办理取保和请律师大约需要多少钱?郑某某答复请律师和保证金大约是5、6万元。

(2)关于80000元的给付和收取

甘浩宏证言:郑珍秀说要先给1000元找人喝茶搞关系,甘浩宏当时给了郑珍秀1000元。1月28日郑珍秀从甘浩宏处拿走72000元。

郑珍秀2015年3月26日笔录:2015年1月,甘浩宏开车来到房地产门口,并将1000元红包和90000元同时交给郑珍秀。后郑珍秀跟郑某某说甘浩宏把钱拿过来了,并让郑某某过来瑞丰房地产门口,在郑某某车内将80000元交给郑某某,并表示剩下的等事情办好了再给郑某某。

郑珍秀2015年4月15日及以后的供述:2015年1月中旬,甘浩宏于前后两天将1000元红包和7万元给郑珍秀,郑珍秀叫郑某某来到房地产门口,在郑某某车内将80000元交给郑某某。(郑珍秀在3月26日以后的笔录均没有提过“剩下的元等事情办好了再给郑某某”的说法)

郑珍秀6月5日供述:我除了把80000元交给郑某某的那次见过郑某某,在帮李大伟这件事情上都没有见过他。

郑某某笔录:2015年1月下旬,郑珍秀到郑某某在爱民路住家的楼下,郑某某下楼后见到郑珍秀一个人开着一辆摩托车,郑珍秀见到郑某某后给他塞了一个红包1000元,并表示该红包是给郑某某跟办和联系找律师的手续费。

2015年2月上旬,郑珍秀叫郑某某到住宅楼下谈事,郑某某一个人开车来到郑珍秀在增城市XX桥附近住家的楼下,郑珍秀上了郑某某的车后把一个胶袋放在车上,并当面数给郑某某看,数完后把六万块放在郑某某车垫里,并说这笔钱先暂放在郑某某处,等办事的时候直接拿去办事。

4、郑珍秀郑某某的关系

郑珍秀供述:不知道郑某某的真实姓名、具体住址及职业情况,只知道叫“阿活”,是校友和朋友的关系。

郑某某供述:两人是好朋友。

郑珍秀的对郑某某的不利说法有推脱责任的可能,不可信。

五、公安机关放纵了真正的犯罪嫌疑人甘浩宏

根据李大伟、甘浩宏等人的证言,报案人甘浩宏才是真正有可能涉嫌诈骗。报案人甘浩宏收受李大伟家属152000元并承诺办妥李大伟免于刑事处罚和撤销追捕令之事,因自身能力有限,遂从中分出93000元给郑珍秀去办理,而郑珍秀遂从93000元中分出80000元给郑某某帮忙,而郑某某只答应李大伟去投案自首或被抓捕后,帮助其办理取保候审并聘请律师,并无牟利的故意和一致行为。

甘浩宏私吞57000元,在李大伟母亲王晓莉2015年4月14日做笔录时,都没有退回给李大伟家。

案发后,李大伟家属也并未要求追究任何人的刑事责任。

甘浩宏贼喊捉贼,夸大开支,向李大伟母亲王晓莉多次索要共计15.2万,远远超出实际付出的9.3万,私自节流牟利,案发后,又有利用主动报案,有冤枉他人、推卸责任的重大嫌疑。

综上所述,郑某某没有诈骗他人的犯罪故意,且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具体行为,与受害人、报案人没有实际接触,也没有与郑珍秀存在犯罪共谋,故依法不符合诈骗罪犯罪构成要件。

本案中没有任何人遭受到损失,连甘浩宏都未被追究刑事责任,更何况是对没有诈骗故意且没有诈骗行为的郑某某。

无论是从罪行法定原则或者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郑某某均不应构成犯罪,不应受到刑法的苛责。

郑某某涉诈骗罪一案中也无任何人的法益受到实质性侵害,甘浩宏的刑事责任都无人追究,因此也不应该有其他人受到刑法苛责。

本案已经依法不批捕,恳请贵科严把事实关、法律关,谨慎审查本案是否有起诉的必要,请求贵科依法作出不起诉的决定,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

                        执业律师:陈舒媚

2015年8月30日 

   

附: 涉案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 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 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

(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

(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

(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关于确定诈骗刑事案件数额标准的通知》(粤高法发〔2014〕12号)

 二、二类地区包括汕头、韶关、河源、梅州、惠州、汕尾、江门、阳江、湛江、茂名、肇庆、清远、潮州、揭阳、云浮等十五个市,诈骗数额较大的起点掌握在四千元以上;数额巨大的起点掌握在六万元以上;数额特别巨大的起点掌握在五十万元以上。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 诈骗公私财物虽已达到本解释第一条规定的“数额较大”的标准,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且行为人认罪、悔罪的,可以根据刑法第三十七条、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不起诉或者免予刑事处罚:

(一)具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

(二)一审宣判前全部退赃、退赔的;

(三)没有参与分赃或者获赃较少且不是主犯的;

(四)被害人谅解的;

(五)其他情节轻微、危害不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