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刑讯副供”是刑事侦查的毒瘤,还有一颗刑事侦查毒瘤,并没有引起理论界与实务界的重视,它的危害不亚于刑讯逼供,甚至比刑讯逼供更可怕!那就是:“诱供、骗供、指供”。

侦查人员常用的魔鬼(诱供、骗供、指供)讯问方法:

侦:“你老实交待了,就可以马上回家。你不说,你回不了家,我们没办法帮你!因为我们大家都不能吃饭、不能回家,我们也辛苦,你理解一下我们,我们方便了,以后我们也会为你提供方便。”

侦:“说吧!你为什么要给XXX人送XX万元钱?”

侦:“快说吧,不就是送了XX万块钱吗,这算什么,这也很正常。送几十万、上百万的都有,我们针对的又不是你,有啥好怕的。”

侦:“XXX人都承认说你将XX万元钱送到他家的,你还不说。”

侦:“你送钱的所有过程我们都清楚(有录像,实际没有),就看你的态度。”

侦:“还是不说,是吧?如果仍然你不老实说出来,你就还有一个包庇罪,两个罪加在一起,就是数罪并罚,起码判10年以上,到时候你老婆和孩子谁来管?”

侦:“不说 就让法院多判你几年哟。”

侦:“事情交待清楚了,算你自首,然后给你办个取保,让法院给你判个缓刑,你实际不用进去。”

侦:“手拿材料展示:XXX人的笔录在这里呢,你看他都承认了。”

侦:“刚才你朋友打电话给我们领导了,想给你取保,但你要配合哈,不然你朋友也帮不了你。”

侦:“说吧,说了马上为你办理取保候审。”手拿取保候审决定书,亲自给被讯问人看。

侦:“案发当天,受害人穿的是(或不是)粉红色衣服,对吗?”

侦:“你作案的当天,有几个人亲眼看见,你还不老实交待?”

侦:“你不老实交待,我们会把情况向你单位反映,看你以后怎么混。”

我们可以看出,面对强大的精神压力和侦查人员的心理攻势,加之大部份犯罪嫌疑人都没有基本的法律知识,很容易相信侦查人员的“教诲”。这些“教诲”就像红衣主教高高耸立在忏悔教徒面前,他们缺乏攻防能力。

一大计:诱供!

它是指以不正当的方式诱使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按照侦查人员的主观意图或推断进行供述。诱供善于隐蔽其讯问企图与目的,它摒弃了刑讯逼供直接表明讯问目标的弱点,采取的是由浅入深、由表及里、步步为营的渐进性策略,使被讯问者放弃警惕,感觉到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发问,使其在不知不觉中按照讯问者的设计走入圈套而不能自拔。

二大计:骗供!

它是指侦查人员诱骗犯罪嫌疑人招供。如侦查人员说:“某某人已经供认了,你不承认依法仍然可以定你的罪,态度不好可能还会重一点”。这是一些侦查人员在审讯时常用的手法。或许有些案件确实是通过这种手法得以告破,但必须看到,这种骗供手法很容易导致虚假陈述。因被讯问者在错误的提示下会认为同案人已交待,即或自己不承认,依然可能会被定罪,若不“如实招供”,可能会被从重处罚。尤其是当事人没有法律常识,而执法人员又进行威逼利诱的情况下,骗供是很容易导致错案发生的。

三大计:指供!

它是是指侦查人员指定犯罪嫌疑人按其主观意图招供。其往往成为侦查人员诱供后的必然手段。诱供尚有引诱犯罪嫌疑人说出事实真相的可能,指供则危害更大!每个人都有避重就轻、趋利避害的心理,如果侦查人员给犯罪嫌疑人以误导,一些不知道利害关系的人必然会违心地说谎话。一旦犯罪嫌疑人将“犯罪事实”交代得和案发时间、地点、受害人陈述、证人、及其他证据高度一致时,侦查人员会一口咬定这是犯罪嫌疑人自愿的、真实的坦白,绝无诱供、指供行为。此时,法官是很难相信被告人的辩解了,同时被告人也证明不了侦查人员的违法行为,这样,冤假错案就产生了。

诱供、骗供、指供与刑讯逼供系一对孪生兄弟,有很多相同点:

一是侦查人员都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笔录(答案);

二是都采取了非法的方法;

三是都容易产生相同的后果(冤假错案);

四是侦查人员都怕担责任,拒不承认其有前述行为;

五是侦查人员都明白其所获取的言辞证据可能是虚假的。

是什么使得“诱供、骗供、指供”如此可怕?

一、侦查机关不重视,侦查机关认为诱供、骗供、指供古以有之,它仅仅是侦查取证的策略和方法,不属于非法取证。“在24小时内,不是他崩溃,就是我崩溃”,一侦查员如是说。

二、当事人和律师不重视,在笔者的律师执业生涯中,有一个令人不可思意的现象,当庭翻供的被告人很多,其理由全都是说侦查人员对其施行了刑讯逼供,从来没有被告人说遭到了侦查人员的诱供、骗供、指供。

三、隐蔽性非常强,诱供、骗供、指供的话语均不会出现在笔录上,侦查人员在记录的时候,都会将自己的话和犯罪嫌疑人的话进行加工,按照固有的模板形成,不会留下任何暇疵。有的侦查人员诱供、骗供、指供是在正式作笔录之前,所谓讲法律、讲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之类的,将犯罪嫌疑人彻底“征服”后,才开始作笔录。

四、欺骗性非常强,很多犯罪嫌疑人至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已被诱供、骗供、指供了,认为侦查人员对自己很好,有如本山大叔的小品。这种现象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诱供、骗供、指供的欺骗性很强,它的危害后果远远超过了刑讯逼供的直接性和暴力性。

五、无痕迹,刑讯逼供之后,或多或少地都会在犯罪嫌疑人身上留下伤痕。在入看守所时,也会进行身体检查。但诱供、骗供、指供发生后,是没有任何痕迹可言,侦查人员也不可能为自己录音留下证据。

六、无人问津,当被告人向监督机关、审判机关提出讯问中存在诱供、骗供、指供的情形时,司法机关都回避诱供、骗供、指供的调查,甚至有相当多的司法机关沦落到维护诱供、骗供、指供,特别害怕被告人翻供,而导致审判不能顺利进行;在法院的判决中,几乎没有作出过“存在诱供、骗供、指供的供述不予采纳”的决定,在发回重审和改判的案件中几乎也没有提及诱供、骗供、指供是非法的表述。

七、无救济途径,非法证据排除并没有将诱供、骗供、指供列在其中,《刑事诉讼法》第54条: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言词证据,应当予以排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95条对“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作了解释:使用肉刑或者变相肉刑,或者采用其他使被告人在肉体上或者精神上受到剧烈疼痛或者痛苦的方法,迫使被告人违背意愿供述的。由此可见,针对侦查人员诱供、骗供、指供,当事人是没有任何救济途径的。

八、翻案难,特别是以口供定罪的案件,如贩卖毒品的案件、贿赂案件、组织领导黑社会案件。

如何应对?

诱供、骗供、指供如此大的危害,如何解决?

其一、应当将其纳入非法证据排除的范畴;

其二、所有的讯问必须有同步录音录像,没有的,一律无效;

其三、所有的讯问只能在办案场所或看守所进行;

其四、要完全否认这种“毒树之果”的做法,实行“零容忍”,建立建全责任追究制度;

其五、必要时委托辩护律师介入,告知被告人应享有的权利和义务,维护自身权益。

法律还有不如意的地方,但不应成为不关注的理由!该发声时就要发声,而不是畏缩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