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类安全生产事故的发生,不仅带来惨痛教训,部分事故责任人员也因触犯重大责任事故罪锒铛入狱。

重大责任事故罪作为安全生产领域的业务过失类犯罪,已经成为司法实践中较为常见的罪名。近期,笔者也正在办理当事人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的案件,本文结合刑法条文、司法解释及广州地区裁判文书情况,拟对本罪进行粗浅的分析。

壹、本罪的立法及司法解释概况

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首次明确规定了重大责任事故罪。1997年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沿用了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相关规定。2006 年6月29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刑法修正案(六)》,其第一条就是修改、补充了刑法有关重大责任事故犯罪的规定,与1997年刑法原第一百三十四条重大责任事故罪相比,扩大了犯罪主体。1997年刑法原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

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的职工,由于不服管理、违反规章制度,或者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上述规定,犯罪主体范围较窄,对大量存在的个体经济组织、无证生产经营单位、人员或者包工头难以适用刑法追究刑事责任,有必要扩大该罪的犯罪主体。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六)》第一条规定,将刑法原第一百三十四条修改为:

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2007年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两高)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危害矿山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就办理危害矿山生产安全犯罪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做了若干解释,对犯罪主体、犯罪情节等均做了细化规定。

2011年12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审判工作的意见》(法发〔2011〕20号),就进一步加强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审判工作,制定了相关意见。该意见明确了高度重视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审判工作,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审判工作的原则,并对情节特别恶劣进行了细化规定。

2015年9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切实维护公共安全的若干意见》(法发〔2015〕12号),规定了既要从严惩治相关责任人员,也要从严惩治背后涉及的贪污贿赂及职务犯罪。同时,明确了被害人的人身、财产损失赔偿请求权,被告人的财产应当优先承担民事责任。

2015年12月14日,两高发布《关于办理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5〕22号),取代了2007年的《关于办理危害矿山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解释将“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伤3人以上”“直接经济损失100万元以上”认定为“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将“死亡3人以上或者重伤10人以上,负事故主要责任”“直接经济损失500万元以上,负事故主要责任”认定为“情节特别恶劣”。另外,还规定了一些从重、从轻处罚的情节。

贰、广州地区本罪判决情况

在“裁判文书网”输入重大责任事故罪,并将审理法院设置为广州地区法院,共得到裁判文书89份,其中一审案件为86件,二审案件为3件。

在89份判决中,白云区以60份判决位居首位,这和白云区存在大量城中村自建房违规施工的情况密切相关。在上述60份判决中,大多数是农村自建房建设过程中引发的安全事故。

从案件数量上可以看出,白云区法院的法官自然对审理本类案件是最有经验,其中杜玲玲法官以12份判决书的裁判量居首位。

在89份判决中,显示辩护律师姓名的判决一共有39份,辩护率达到44%,在刑事辩护全覆盖全面普及前,该类案件律师参与辩护率相对一般案件较高。

在89份判决中,被告人被判处缓刑的案件有81件,缓刑率高达91%。这与本罪是过失犯罪、社会危害性不大、且一般具有自首、取得被害人谅解的量刑情节是分不开的。

叁、小结

重大责任事故罪作为生产活动中的过失犯罪,在广州的判决数量不算太多,适用缓刑率较高。律师接受委托,作为此类案件被告人的辩护人,争取司法机关认定自首情节、促成与被害方的赔偿并取得谅解,是较为稳妥且卓有成效的辩护策略,这将为争取被告人缓刑打下坚实的基础。当然,每个案件各有不同,结合案件具体情况,认真审查全案证据,多听取该生产领域相关专业人士意见,亦是律师辩护工作的根本。只有充分挖掘案件的辩护点,才能最大程度地为被告人争取合法的权益。

本文作者:蔡泽杰     来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