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律师协会经济犯罪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

关于广州市各看守所律师会见存在问题的调研报告

会见权作为辩护人最重要的诉讼权利,是行使其他诉讼防御权和展开辩护的基础。会见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是律师介入刑事诉讼的重要方式,是保障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诉讼权利的根本所在,更是维护法律的尊严和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体现。然而,由于各方历史和现实的原因,现行法律法规关于律师会见权的规定并不具体且缺乏有效的可操作性,导致实践中一些办案人员或羁押场所的工作人员并没有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执行,甚至违法设置障碍,导致律师不能够及时、有效、充分会见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这不仅侵犯了律师的执业权利,更侵犯了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因此,广州市律师协会经济犯罪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成立专门小组,对我市律师在行使会见权时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查汇总,并提出相应的完善建议如下:

一、违法设置会见障碍的问题

1.目前广州地区的市辖所有看守所会见时,要求律师必须在第一次会见后3日内到侦查机关进行备案,否则,第二次会见时不予安排会见。市第一看守所甚至要求陪同会见的实习律师,必须先进行备案,否则不予陪同会见。

2.受托律师办妥备案手续并提供看守所核对后,市一所、市三所和白云所等看守所要求律师侦查阶段每次会见都要出具备案手续,否则不予安排会见。

3.实习律师会见问题:市三所和黄埔所看守所采用实习律师陪同会见占用辩护人名额的做法。

4.广州地区的看守所在律师会见时,要求在提供的亲属关系证明材料(户口本、身份证复印件、亲属关系证明等)上加盖律所公章及“原件与复印件一致”的章,甚至部分看守所要求律师证复印件亦需加盖律所公章及“原件与复印件一致”的章,即便提供原件当场核对同样不予认可。

5.市一所、市三所、越秀所、黄埔所、白云所、花都所、增城所等看守所武警或保安门岗要求律师凭身份证换证才能进所。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明确规定了犯罪嫌疑人在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受其委托的律师就可以凭“三证(律师证、律师所会见介绍信和授权委托书)”直接会见犯罪嫌疑人。2013年1月1号起正式实施的新《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六条明确了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的各项权利;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了除“三类案件(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和恐怖活动犯罪和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外,律师凭“三证”可以直接去看守所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可见,要求律师提供“三证”以外文件属于办案机关扩大解释法律规定,违法设置会见障碍。

二、非法限制、妨碍律师的会见权

法律规定,只有“三类案件(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和恐怖活动犯罪和特别重大贿赂犯罪)”的会见才需经过许可,但是,贿赂案件是否属于特别重大贿赂(50万元以上,情节恶劣的;有重大社会影响的;涉及国家重大利益的),只有侦查机关工作人员口头告知,辩护律师无从知晓其真正的数额和原因,甚至不予告知涉嫌罪名,至于是否符合情节恶劣的条件更是不得而知,导致上述两个许可条件弹性十足,可以做出任意解释。因此在司法实践中,许可会见演变成禁止会见,一些检察院往往以各种理由对律师会见不予许可,对于律师会见申请不予书面答复,限制甚至剥夺了律师的会见权。部分非“三类案件”,由于侦查需要,侦查阶段仍然存在个别办案单位内部告知看守所暂不安排律师会见的情况,看守所仍要求需经办案部门许可才能给安排会见。有的看守所由利用48小时内安排会见的规定,变相妨碍律师正常会见。

三、关于携带电脑、录音录像设备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问题

目前,广州市各看守所均不允许律师携带电脑、录音录像设备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时,辩护人只能手写会见笔录,有时案件复杂,要手写10多页甚至更多,很不方便工作。鉴于目前广州市的各检察机关都已经将卷宗材料扫描成电子档案,律师可直接复制或者根据需要从检察机关拍照卷宗,但由于看守所不允许使用笔记本电脑会见,导致律师为了向被会见人核实证据,仍须再打印出卷宗图片让被告人辩认和核对,案情复杂时,卷宗材料多达100多卷,携带极不方便,重新打印容易导致图片不清晰,无法辨别,也与“无纸”化的绿色办公理念相左。可见,现有看守所此方面的规定,无法与时俱进,不方便律师会见工作。

公、检、法与律师作为法律共同体,理应平等对待,但现实中会见室与讯问室办公条件相差甚远,公检法在看守所办案时均可携带电脑、打印设备、手机等物品提审、讯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近年来,公安机关、检察机关为证明侦查行为的合法性,出台了讯问犯罪嫌疑人同步录音、录像的规定。刑事辩护是所有律师业务风险最大的工作,律师如能把会见同步录音、录像保存作为办理案件资料保存,也是证明律师合法会见最有力的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均无禁止律师会见时使用录音、录像设备、电脑等相关规定,也找不到可以涵盖该精神的法律规定。看守所内部规定禁止律师会见时使用上述办公用具,违背了《立法法》的规定。

四、各看守所会见时间问题

目前广州市各看守所会见起止时间各有不同,随意性极大,部分看守所办理会见效率极低,其中,白云所、海珠所和黄埔所等看守所均是上午是九点钟、下午是两点半才开始办理律师会见,下午四点或四点半即停止办理律师会见。这不但与广州监管预约的时间不符,容易引起争议(超过预约15分钟,预约会见取消),客观上缩短律师会见的有效时间,造成人为的律师会见难

部分看守所如海珠所,只开放一个窗口由一个辅警集中办理律师会见(还要扫描会见手续文件),效率非常低下。海珠和白云等看守所,采取集中带在押嫌疑人或被告人到会见室、集中带人回监仓的做法,虽然对看守所管理有利,但往往律师在办理完会见手续后,却往往需要约20至30分钟等候提人会见,事实上同样缩短律师有效的会见时间和造成现实的会见难。另外有一些看守所是辅警在办理律师会见手续,由于工作水平有限,导致工作效率低下,办理速度极慢,无形中又缩短了看守所能够提供给律师的有效会见时间。

五、各看守所存在的具体问题

1.市一所:

(1)会见室少,排队和等候时间过长。

(2)嫌疑人(被告人)座位与律师座位相距太远,,对于听力不够敏锐的律师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的过程及其辛苦,且非常不方便签名和核对证据材料。

(3)对备案特别是实习律师备案及备案后会见有特殊要求。

2.市三所:

(1)不让律师带公文包会见,导致律师要手拿多本卷宗、笔、证件、印泥等物品,很不方便。

(2):会见时,经常受到保安人员限时和催促。

3.越秀所:

(1)不让嫌疑人收律师名片,影响嫌疑人给律师通信。

(2)会见室的蚊子非常厉害。

(3)保安经常在会见会见还没有结束而且下班时间还没有到的时候非常粗鲁地打断律师的会见过程,并且强行将在会见中的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带走。

4.天河所:

(1)各会见室之间隔音较差,对律师与当事人沟通影响非常明显。

(2)除有提前预约,不让没有预约的本地律师会见。

(3)会见室律师与当事人之间有高密度的铁丝网隔离。

(4)有时不让嫌疑人收律师名片,影响嫌疑人给律师通信。

(5)上午是九点钟,下午是两点半才允许律师入所办理会见,缩短律师会见的有效时间。

5.海珠所:

(1)上午是九点钟,下午是两点半才允许律师入所办理会见,缩短律师会见的有效时间。

(2)只设置一窗口为律师办理会见手续,且要扫描会见文件,效率较低。

(3)提人和带回仓室都是要等批量安排,不是一个一个安排。律师办完手续等提人至少要等二十分钟,带回仍然要等二十分钟以上,会见完的律师走不了,后面轮候会见的律师进不来,效率非常低下。

(4)会见室律师与当事人之间有高密度的铁丝网隔离。

(5)虽然有律师等待会见的房间,但不到时间(上午九点,下午两点半)不让律师进入看守所大门。结果一堆敬业早到的律师只能待在门口,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

(6)无配备专门手机管理箱。

6.荔湾所:

(1)会见室少,需要长时间排队和等候。

(2)看守所分成两部分(原荔湾关押原荔湾看守所,原芳村关押在一所旁边),如家属没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受托律师难以判决关押具体地点,需要明确地理位置。

(3)会见室卫生状况差,异味明显,会见用的凳子基本上半损坏或者完全损坏状态。

7.白云所:

(1)上午九点后才接受办理会见,往往开始会见的时间已经到了十点。

(2)采用批量提人,等候时间长。

(3)下午四点(周五三点半)就不办理律师会见。

(4)(5)经常只使用一半的会见室,让律师等着。

(6)会见窗口彼此无较好隔断或间隔成独立会见室,会见时容易彼此影响。

(7)每间会见窗口只配备一张椅子,两名律师会见时有一人只能经常站着。

8.番禺所:

(1)会见室少,长时间等候是常态,运气不好的等待一上午也见不到人。

(2)不论有没有律师已经在等待,公检法办案都优先,而且提人过程很慢,在所有手续都办理完毕后,律师在会见室再等待20-30分钟是常态。

9.南沙所:

(1)会见室少。

(2)出现过非三类案件而仍然以办案单位的要求为由不让律师会见的情况

10.黄埔所:

(1)上午九点后才接受办理会见。

(2)下午四点就不办理律师会见。

(3)同一律师所更换经办律师,要求再次备案后才给会见。

11.花都所:

(1)没有配备专门手机保管箱。

(2)会见室少。

(3)会见室律师与当事人之间有高密度的铁丝网隔离。

12.从化所:

(1)会见室少。

(2)非侦查阶段(包括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只要第一次会见仍然要求备案。

13.增城所:

(1)会见室少。

(2)要求每次会见需收取委托书原件。

六、对看守所会见存在问题,提出改善的建议

1、统一备案地点或者取消备案

首先,虽然新《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第四款规定:“辩护人接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后,应当及时告知办理案件的机关。”,但这仅仅是为规范办案机关履行程序告知义务、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条款,刑事诉讼法并未规定辩护人未告知办案机关则不予办理会见,况且,各看守所在是否强制要求备案、备案地点、备案材料要求各有不同,令辩护人无所适从。

其次,由于在辩护实践中也经常遇到对于律师主动备案不理解的侦查人员,他们也会认为犯罪嫌疑人爱请谁当律师他们根本就不关心,找他们备案是多此一举,从而对律师主动要求的备案行为不理解不支持,导致律师为备案问题东奔西跑。

再次,在广州实施的律师备案制度,在司法实践中并没有为律师及时得到办案程序变更的通知,提供任何帮助。目前的实际情况是,绝大部分的侦查机关,并不会在办案的程序发生变化时通知辩护律师。

最后,从目前全国的情况来看,律师备案制度,似乎只有广州一家,暂时没有听说全国还有其他发达的或者落后的地区有此规定和做法。

因此我们认为,取消唯一广州市现阶段执行的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律师备案制度,是一劳永逸的事,而且从目前全国刑事辩护发展的现状来看,这似乎也是迟早的事。

若决策者认为备案制度在短时间内还无法取消,则建议应当统一规定在辩护律师第一次会见时在看守所专门窗口备案即可(如天河所),由各看守所扫描后与办案单位建立联动机制。或者在广州监管系统进行统一备案(可参考会见预约提供的是扫描材料)。

2、尽力解决会见室不足问题

适当增加律师会见室,特别是会见难特别突出的市一所、海珠所等。对会见配置较少的看守所,建议参考部分看守所采用的专门设置一间为快速会见室(市一所也有这样设置)。另外能否考虑根据各看守所在押人数配备会见室。在一些会见室特别紧张的看守所,则建议虑参考深圳等地的做法,在上午10点,下午3点之后,向没有会见室的律师提供空置的审讯室给律师作为会见场地。若是会见室有录音录像设备的,事先向律师声明,由律师自己决定是否借用审讯室。同理,在看守所的家属会见室空置的时候,也可以考虑在同样的时间之后提供给律师使用。

3、保障法定工作时间内的律师会见权。

落实国家关于上班时间的统一规定,上午从8:30到12:00,下午14:00至17:30为正常的律师会见时间,各看守所不应当为自己方便而随意设置土政策,人为缩短律师的会见时间和催促律师提早结束会见。除预约会见外,允许没有事前预约的律师临时会见,但是保证预约优先。我们其实可能参考上海全年均可安排会见,北京、浙江等地区看守所对于律师确有案情需要节假日会见的,也可以在提前申请后予以批准的做法,考虑安排机动时间给律师会见,允许律师预约在周六、日某个时间段进行会见。

4、提高办理律师会见手续的效率

在繁忙时段开通多个办理窗口,加快办理律师会见手续。提高带嫌疑人到会见室或会见结束带回监仓的效率。每办理一位律师的会见手续,就及时联动安排嫌疑人到会见室,改变批量带人的做法。

5、拆除铁丝隔离网

对于妨碍律师与当事人当面沟通和核对材料的装置,应当全部拆除,若为安全考虑,可以考虑将铁丝隔离网换成钢筋防盗网。

6、应当尽量避免特立独行的会见场地设置

我们强烈呼吁改变市一所人为拉长律师与会见对象之间空间距离的做法,如果双方连语言沟通都无法保证全部听到,那会见还有什么意义。

7、纠正不合法的做法

包括拆除律师会见室的监听及录音设备;允许实习律师陪同会见不占用委托辩护人的两个名额;若备案制度暂时不能取消,应当明确非侦查阶段不需要备案;不受办案单位影响,严格执行除三类案件侦查期间的会见需经许可外,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妨碍律师会见。

8、改善会见条件和环境

包括加强会见室之间的隔音效果;会见室配备印泥和会见结束通知系统(部分看守所已有这样做);多人排队会见的,设置取号排序机制;有条件的看守所,设置律师提前到达候见室;设置手机存放保管箱(如海珠、荔湾、花都等看守所未设置);允许律师携带电脑笔记本进行会见,同时允许有需要或有必要进行录音录像的案件,可由辩护人向看守所提出申请,经批准后可以使用自带同步录音、录像设备;另外各看守所均存在停车难问题,建议有条件的看守所向律师开放停车场。

9、保障会见设施的基本功能

看守所的会见场地应当保障所有设施能够正常和安全使用,律师会见场地应当保持最基本的卫生状况。

10、应当杜绝由非正式干警办理会见手续的情况

办理会见手续和人员的交接应当由正式的民警进行,以免出现因辅助人员和保安素质参差而引发会见过程中的低效率,以及不必要的误解和冲突。

11、全市看守所应当统一关于律师会见的规定

我们最大的愿望是,在广州这一片相同的土地上,各看守所关于律师会见的各项规定是一样的。因此我们期望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市公安局应当考虑规范和统一全市所有看守所的律师会见办理流程,从而做到全市看守所有同一规范的操作流程和律师办理会见指引。

七、其他有必要完善的律师会见规定

1.被告单位委托辩护人会见其法定代表人及其他涉案人员的手续问题应当予以明确规定。

2.当出现提审与会见相冲突时,应有相应规范的制度及流程保障辩护律师尽快会见。

3.看守所办理会见手续后到武警医院会见的衔接问题(有的看守所只开出当天会见的函件,看守所与武警警院距离较远,且武警医院只有两间与审讯共用的会见室,往往无法保障会见)。

4、预约会见与无预约会见协调安排问题。

综上,广州市律师协会经济犯罪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通过收集各方的意见,发现律师在广州市行使会见权时存在如何履行告知义务、许可会见演变成禁止会见、看守所如何合理保障律师会见权等各种各样的问题,已让律师在广州市各看守所会见难逐渐成为全国同行关注的焦点。这与广州开放、包容的大都市身份严重不符。当然,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法律规定的滞后性决定了其必然需要不断地在实践中探索、发现问题,从而解决问题。我们衷心希望,随着国家法治的进步,法律法规更加健全,会见设置会更加科学、合理,加上司法机关严格公正司法,法律共同体将会共同努力构建更加美好的法治广州。

2017.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