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辩护律师提示,本文作者:吴克利,全国检察业务专家,职务犯罪研究所副所长,最高人民检察院讲师团成员,安徽公安执业学院兼职教授。本文摘自《镜头下的讯问》一书。

一、女性犯罪嫌疑人的特点

从女性犯罪嫌疑人的特征来看,职务犯罪牵涉到女性犯罪占有重要的比例,在办案实践中办案人员经常感觉到讯问女性犯罪嫌疑人比审讯男性犯罪嫌疑人的难度还要大——女性难开口,变化多。因此在审讯女性犯罪嫌疑人时,应当针对女性犯罪嫌疑人的特点,对症下药才能有的放矢。

职务犯罪不仅要看社会环境因素,还要看因性别不同而产生的生理上的差异。科学研究表明一切生物都是由细胞构成的,在细胞核里有核仁和染色质,染色质在细胞增殖时凝缩形成透明的形体被称之为染色体,其数量是固定的。人类通常是46个染色体。44个常染色体和两个性染色体,构成的性染色体X、Y,男性是44个常染色体+XY,女性是44个常染色体+XX,这种性染色体是男女生理差异的基础。X染色体比较活泼,Y染色体比较稳定,这就决定了女性活泼重感情而男性稳重、理智。

心理研究表明男女心理上的差异是以生理因素为基础的。美国的心理学家秀丽淦指出:男性重是非、讲法制,多数从“理”的观点看问题;女性重善恶、讲人道,多数从“情”的观点看问题。另外,由于生理影响,女性在“三期”内(经期、孕期、更年期),受内分泌激素的影响发生周期性的变化,表现为抑郁、焦虑、烦躁、头痛、敏感多疑、情绪不稳定、注意力不集中等。在情绪激动时会发生疾病、抽搐、气紧、昏睡等症状。

由于男女生理和心理上的特点不同,在审讯的方法上应有所区别,用审讯男性的“逻辑”方法来审讯女性显然是不对路的。女性犯罪嫌疑人由于生理上的特点,重“情”轻“理”,联想丰富,容易接受暗示。审讯活动的前半部分思维活跃,意志坚定,防守严密,经过一段时间以后转入“疲劳”状态,其意志和情感的脆弱等特点就会在这一阶段表现出来,这时的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有一定的顺应性,容易接受暗示,趋利避害的选择比较积极,“儿女情长”“财产利益”是她心中的“天平”,审讯时应注意利用这一突破口。

女性容易产生激情状态,当她们处于激情状态的时候,不能正面迎战直接涉及审讯的主题,应待其激情状态过后,再迂回到主题上来。女性犯罪嫌疑人与男性犯罪嫌疑人不仅是性别上的差异,而且表现在被审讯时的心理反应也是不同的。如果在审讯时用对男性犯罪嫌疑人的方法来对付女性犯罪嫌疑人,便成了眉毛胡子一把抓,势必要打败仗,因而,在审讯女性犯罪嫌疑人时,应注意女性犯罪嫌疑人在接受审讯时的特点,对症下药。在适用的方法上,审讯男性多采用“直线型”——紧追的方法;而对女性的审讯多采用“曲线型”——铺垫台阶的方法。

二、讯问女性犯罪嫌疑人的策略

1.从女性犯罪的原因来看,有很多是属于被财产的诱惑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对她们的审讯,应耐心细致,把感化的力量渗透到她们的内心。审讯中应注意在言语上不能打击其自尊心,以免她“死猪不怕开水烫”,要充分激发其家庭观念及母性心理。如果她能被你的语言感动得潸然泪下,那就成功了一半。在侦查实践中女性犯罪嫌疑人的供述经常有很大“随意性”,因此一旦发现就应当立即阻止,强调供述必须真实,否则要负法律责任。

女性犯罪嫌疑人在审讯时的表现首先是思维方法的不同,男性犯罪嫌疑人在受到心理强制时或在客观事实面前较为理性,不容易抵赖,而女性犯罪嫌疑人在客观的事实面前无路可退的时候,总是要千方百计寻找理由进行抵赖,“敢作不敢为”,有时自己也明知自己无理,还仍然坚持辩解“我不知道,不是我干的,我没有拿人家的钱”等。在客观的犯罪事实面前女性思维活跃富有联想性,联想的思维很容易帮助女性犯罪嫌疑人解脱困境。女性犯罪嫌疑人在接受审讯时表现为易说谎,在谎言被揭露以后,审讯人员对其进行心理强制时,不像男性犯罪嫌疑人那样容易产生供述动机,而是在极强的联想思维的帮助下逃离审讯人员的心理强制或者是保持“不进不退”的沉默状态。这就是说男性犯罪嫌疑人较容易暴露思想,属直线型思维方法,在心理压力的作用下,会通过被客观限制的心理压力产生供述交罪的动机,较痛快地承担罪责;而女性犯罪嫌疑人在心理压力的作用下,会依靠思维的联想来进行自我调整,不是死不认账就是忽供忽翻,真真假假,承认快,翻供也快,态度摇摆不定,口供反复无常。

女性犯罪嫌疑人富于联想的特点表现:在审讯时问东答西,经常不间断地改变讯问人员主题,善于独立臆想,并且这种臆想领域也是非常广泛的。有时对讯问人员的教育和劝导更是听不进去,常常思考自己的处境,对自己的结果想得比较悲观,对家庭特别是对孩子的依恋是最难以割舍的。有时想到自己被判刑后家庭会出现什么变化,社会的舆论将会怎样评价,自己给家庭、孩子造成的影响而感到悔恨、耻辱、烦恼和苦闷,对监所的环境难以忍受,常要求办案人员能为其改变环境等。

女性犯罪嫌疑人除了上述特点外,还容易认死理,遇事缺乏理智,我行我素,情感变化快,易激动,心胸狭隘,报复心强,爱钻审讯人员的空子,在审讯时表现出时而痛哭流涕,时而振振有词,对审讯人员提出的问题非常敏感,等等。在情绪激动时,时哭时笑,双眼发直、发呆、抽搐、气紧、双手握紧、浑身发抖。

在审讯女性犯罪嫌疑人时,最重要的是取得对方的信任,降低其对抗心理,对其讯问的态度应平和、认真。女性犯罪嫌疑人习惯通过观察审讯人员的态度来判断审讯人员对自己的看法和评价、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所持的观点。审讯人员的言行应该让对方感觉到审讯人员是在帮助她,让她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错的,错在什么地方,怎样去修正。切不可用欺骗的方法去骗取口供,一旦让对方意识到你在骗她,再想获得真实的口供就困难了。

由于女性犯罪嫌疑人的情感波动大、不稳定、疑心重、供述反复无常的特点,审讯时不可急于求成,讯问应节奏平缓,用语少带刺激性,对讯问的主题应循序渐进,步步深入。同时应注意捕捉对方丰富联想而出现的“口误”。根据女性犯罪嫌疑人情感复杂、容易冲动的情况,在对方处在激动的状态时,不可正面迎战,待对方激动的情绪过后,再迂回到主题上来进行讯问。

女性犯罪嫌疑人还有容易接受暗示的特点,讯问时应注意语言的导向性,切忌不可使对方产生误解,进行错误供述。在实施暗示的方法时,应注意把握犯罪事实,围绕着犯罪事实来进行暗示。审讯中常用“跨越前提”的方法来进行暗示。如,“你爱人的觉悟比你高得多”,暗示她的爱人已将其问题说了。再如,“现在的人有谁不为自己考虑,谁愿有个包庇犯罪的结果……”暗示对方转移赃款、赃物订立攻守同盟的事情已暴露。又如,“你的丈夫该不会诬陷你吧……”暗示其丈夫已替她将问题交代了。女性犯罪嫌疑人很容易顺应审讯人员的暗示,将其犯罪情节发展下去,走向坦白的路。

在初次接触女性犯罪嫌疑人时,不要急于涉及讯问的主题,因为女性犯罪嫌疑人在环境改变了之后,精神刺激情绪的变化较大,失望、耻辱、苦闷、烦恼、悔恨,甚至会想到死。在这种精神状态下,讯问直插主题是不会有好的结果的。审讯人员首先应该做的工作是设法修正对方情绪,将对方重新“立”起来,转入正常的思维状态后,再进行讯问。

例如:2000年年初发生的一起某局一女副局长涉嫌贪污、受贿犯罪一案。犯罪嫌疑人在转移巨额存款时被发现,但在初查阶段对自己巨额财产的来源拒不供认。在检察机关以贪污罪将其转入逮捕之后,看守所的环境以及同监房有的女犯低级下流的粗暴行为,让她受到了强烈的精神刺激。这种反差使她悔恨交加,她的行为不仅害了自己的丈夫,也害了孩子,孩子怎么出门?怎么交女朋友?怎么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母亲?耻辱感、失望一下涌上心头,看守所的此情此景使她产生轻生的念头,她想以死来解脱自己,以死来赎回对家庭造成的罪过。

在审讯人员提审她的时候,她歇斯底里,撞墙撕头发,哭喊着顺地打滚。审讯人员并没有急于上前拉她、扶她,而是对其大喊一声“某某局长”,让她意识到她曾经是一名国家的处级干部、副局长,不是家庭妇女,让她去修正自己的行为。她听到审讯人员称呼她“某某局长”后,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整理整理了头发,坐回到原位上。

在审讯的方法上审讯人员重点在“情”字上做文章,帮助她分析造成今天犯罪的原因,“作为一名国家的处级干部,没有严格地要求自己,把握住自己;作为领导干部的妻子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把好‘关’;作为一个家庭主妇,没能管好这个家。你的行为不仅害了你丈夫,同时还影响了你的孩子。我想你并不是缺钱花,每月的工资已是够你用的,你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是为了自己日后享用?我想不是!你不也是为了这个家吗?为了孩子能过上好日子。据我所知,你生活俭朴,经常步行舍不得坐‘的士’。你的这些行为不也是为了这个家吗?这个家还要靠你去操持,你的小孙子天天在找你这位奶奶,你要勇敢地站起来、活下去,多为你的家庭想想,你的小儿子现在没有女朋友,你不着急?虽然犯了罪,但要知道错在什么地方,怎样去改正”。这一席话实实在在地说进了她的心里,在此后的多次提审中,她都保持良好的配合状态,为顺利地侦破此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女性犯罪嫌疑人由于生理上的特点,在审讯过程中表现出明显的阶段性和层次性。在审讯的前半部思维较为活跃,处在很强的“进击”状态,表现得较有主见,意志坚定,不轻易相信审讯人员的劝告和帮助,定式心理比较稳定,防守较为严密。谎言是其抗审的重要手段,为了达到抗审的目的,可以满口谎言,不计后果,一旦谎言被揭露并不感觉到羞愧,能自我调节谎言被戳穿时的尴尬心理,在很多的时候反复向审讯人员索取有关案件情况。上述的这些“进击”状态,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较为活跃,这种活跃的状态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将转入“疲劳”状态。女性的意志和情感的脆弱等特点就会在这一阶段表现出来,精神面貌也从开始的主动“进攻型”变为被动“防守型”,这时的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有一定的顺应性,较容易接受暗示,处在“回收”的状态。因此,在整个审讯过程中“下半场”才是出成果见效益的阶段,审讯时应当注意把握。

女性犯罪嫌疑人对讯问的主题反应比较敏感,如果采取“直线型”的紧追方法,在这个主题的圈子里被讯问人员推进了困境,她能够很快地进行自我调节解脱困境。那么如果采取“曲线型”——铺垫台阶的方法,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进行铺垫,那么效果就不一样了。因为这种铺垫的方法是化整为零,它是将整个主题目标进行分解,进行各个击破来完成主题目的。例如,在查办领导干部王某职务犯罪案件中,发现王某有多名情妇。经查,这些情妇还参与敛财受贿,王某受贿的现金、房产、汽车和一些高档物品,大多都是送给情妇们的。在讯问这些情妇时,她们大多不承认自己的情妇角色,有的甚至直接否认称不认识该王某,对抗的情景设定非常靠前。审讯人员选择了财产利益关系,对一名情妇展开了审讯:

问:“你现在拥有的那些财产我们准备没收!”

答:“你们凭什么没收我的财产?”

问:“为什么不能没收?”(这里跨越了第一话轮进行反问)

答:“……那是我应该得到的回报!”

问:“你是以什么方式获得如此丰厚的回报的?”

答:……(不语)(这是第一个台阶,对方默认了自己拥有的财产不是正当途径获得)

问:“你不该拉领导干部下水啊!”(进入了下一个台阶)

答:“怎么是我拉领导干部下水?也不是我主动先找他的!”

问:“那么也就是说是他先找你的?”

答:……(不语)

问:“那他是怎么找你的?”

答:“……(不语)”(进入了第二个台阶,对方已经默认了与他有关系)

问:“那好!我现在问你的话,你可以不回答我,我的话说得对你可以点点头,如果说得不对你就摇头,你看行不行?”

答:“嗯……”(表示同意)

问:“你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你也不是通过敲诈的方法获得那些财产的!房子是他自己主动给的,不是你敲诈的,如果是敲诈的那就违法了是不是?”

答:“……(点点头)”(进入了第三个台阶)

问:“关于你们的关系,我想你的人品是很好的,你是不可能主动找他的,而是他主动找你的,问题出在他的身上,是他背叛了自己的妻子,是不是?”

答:“嗯……”(点头)

问:“你刚才点头摇头是什么意思?”(实际上对方没有摇头)

答:“你说的对我就点头呗!”

问:“我哪些地方说得对了?”

答:“房子和那些东西都是他主动给的,也不是我要的。”

问:“还有呢?”

答:“不是我主动找他的。”

问:“你说的他是谁?”

答:“就是你们说的人。”

问:“王某吗?”

答:“嗯……”(点头)

此后,对方交代了自己收房子的经过和房子的具体位置,以及自己收的高档手表、戒指和一辆丰田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