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申诉状

诉人:张晓松,女,中国国籍,身份证号码:XXXXX,现住广州市某街某号,联系电话:136XXXX。

申诉人系邓某之妻,因邓某涉嫌诈骗罪一案,不服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x刑终xxx号《刑事裁定书》的刑事裁定(下称终审裁定),现依法提出申诉。

诉请求:

撤销终审裁定,依法改判邓某无罪。

诉事实和理由

终审裁定关于邓某实施刑事欺诈行为,造成受害人财物损失的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律适用错误。

一、终审裁定错误认定邓某的行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1、邓某具有足够经济实力,不存在不具备履约能力的问题。

从邓某提交给法院的证据(案发时间段邓某在案发地银行的账户交易流水信息)可见:在案发时间段(某年11月至次年11月间),邓某在案发地有充足的资金,且在案发地有固定的住所及经营办公场所,其完全具备开展某某贸易的经济性条件。

并且,通过银行账户交易流水信息可见,涉案时间段前后几年,邓某与供货商之间的购销关系均保持一致,并未出现过任何发生经济危机的情况。

2、邓某确实在经营某某生意,且从2004年开始营业至今,业务一直未停止过其没有欺骗受害人

从邓某提交给法院的证据(授权文件、与生产商的财务对账单、与销售商的财务对账单、某银行户口转款单、某某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结算单及发票、邓某向某某厂家支付货款的汇款证明等)均可证实邓某是从事某某贸易的商人,其从2004年开始经营某某生意至今,过程中从未停止或经营中断,邓某主要负责香港、澳门等地的某某生意,申诉人主要负责大陆方面的某某生意。在案发时间段(某年11月至次年11月间),邓某与申诉人均在正常开展某某贸易。

3、邓某在广州有固定住所,从未离开过手机从2004月开始登记注册使用,期间未办理过停机。邓某公司亦有登记注册及有固定住所,亦从未搬离过不存在邓某逃跑的情况

从邓某提交给法院的证据(住所地物业公司开具的证明、流动人员出租屋管理服务站开具的证明、住所地居委会出具的证明等)可见,邓某从2004年左右就与其妻子、孩子在广州市某街某号居住,其公司也一直在广州市某街某号办公。其孩子也在广州市某街小学读书,邓某始终在固定的住所居住,没有法院认定的逃离行为。

邓某手机号码137XXXXX,入网时间系2004年某月,该号码至今使用,期间并未办理过停机或注销等。

以上几点均可证明邓某并无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恶意。终审裁定认为邓某的行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系认定错误。

二、终审裁定未查清案件基本事实,导致错误判决。

受害人及受害人提供的证人均证实,受害人系因某某贸易而向邓某支付款项,通过申诉状的上述描述可知,邓某也的确是在做某某贸易,且受害人汇款给邓某的行为与邓某向贸易生产商支付货款行为之间尚存在一定关联性。因此,不能排除受害人与邓某之间的款项纠纷系因某某贸易发生矛盾而起。

侦查机关现在未能查明款项具体去向,同时因侦查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存在严重程序违法,导致邓某的全部供述均既不承认有实施诈骗行为又与受害人供述的基本事实不吻合,邓某的全部供述不应被采信。那么案件的基本事实到底如何,是如受害人指控邓某利用某某贸易为幌子实施诈骗?还是受害人与邓某在某某贸易过程中有纠纷,邓某未将款项归还给受害人,受害人即通过刑事途径索赔?终审法院并未查清。

三、终审法院未调查核实侦查机关对本案受理立案侦查的程序是否合法,致使案件不能得以公正审理。

根据受害人在报案时提供给侦查机关的发货单可见,发货单上有发货人名字、发货人手机号码、发货人公司地址等信息。但受害人从未通过上述信息找过邓某或发货人,邓某并未隐瞒任何信息,受害人如果真的想找邓某,或了解邓某妻子的情况、邓某公司的情况,不会了解不到,不会找不到邓某,但受害人却以联系不上邓某作为刑事报案的理由,将案件交由公安机关办理,而公安机关不仅从立案到将邓某抓获归案,从未核实过是否能联系上邓某的手机,而且介入后还非法羁押邓某,让申诉人不得不怀疑受害人有使用不法手段令侦查机关非法插手经济纠纷的可能。

综上,申诉人认为终审裁定未查明案件事实,适用法律错误,恳请法院受理申诉人的申诉请求,并决定再审,对邓某案件公正处理,判决邓某无罪。

此致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张晓松

2016年某月某日


陈律师提示,本文源自互联网,作者不详。